加载中 ...

认准粤港澳大湾区区域投资就对了!昆仲资本王钧称最看好这三大领域

2019-04-12 20:43:00

证券时报记者 张国锋

今年2月,酝酿已久的《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正式落地,其在科技创新、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对外开放、制度协调发展等多方面对粤港澳大湾区的定位和规划进行了明确。

作为继纽约湾区、旧金山湾区、东京湾区后的第四个世界级湾区,粤港澳大湾区未来何去何从无疑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其中,将粤港澳大湾区打造成为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国际科技创新中心,意味着区域内将主要发展新技术、新产业、新模式和新业态,而这些也是创投行业重点发力的方向。

在诸多产业当中,人工智能、智能制造、机器人、新材料、云计算、工业互联网、新一代信息技术等先进技术被视为是区域内发展的重中之重,巧合的是,这当中不少领域与昆仲资本关注的行业高度重合。

“粤港澳大湾区内的投资机会非常多,区域内的投资项目增量会很快,办事效率也高,对于创投机构而言,肯定是必须要把握的机会。”昆仲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王钧日前在接受证券时报·创业资本汇记者专访时如是说。

深圳是粤港澳大湾区创新核心

“如果你看传统的投资类别,互联网、IT、网络安全、医疗健康这类项目,目前来看还是北京最多。但深圳近些年发展速度非常快,与当地的企业家扎实、务实做事风格直接相关。”在评论北京与深圳两地创投环境时,王钧这么说。

在他看来,深圳之所以能够取得高速发展,主要有两方面原因:第一,跟政策相关,前有改革开放,今有粤港澳大湾区规划,深圳的发展跟整个国家的经济大环境有直接联系。第二,深圳的企业家做事风格扎实、务实,加上政府职能部门也有同样的特质,在财政比较充足的情况下,能够搭建起比较完善的生态系统,也推动了整个深圳的向前发展。

不过,王钧直言,深圳目前面临最大的问题可能是人才储备有限,这与深圳缺乏优质的教育资源直接相关。与此同时,虽然近些年深圳在人才引进上出台了许多政策,但单纯从政策力度来说,现在很多新一线城市、二线城市比如苏州、成都、长沙、西安等地都表现更强一些。

王钧表示,与同在一省的广州相比,深圳在吸引人才和企业落户方面的政策力度存在一定的局限性。“曾经在与广州当地领导沟通时,他们会觉得在创新创业这块稍显落后。但近两年,广州在扶持政策力度上已经大大优于国内其他城市,毕竟广州是省会城市,资源众多,我们投资的很多优秀企业也选择了去广州落户。”

而被纳入粤港澳大湾区之后,王钧表示,对深圳吸引人才确实有一定的帮助,但具体效果如何还需要看后续发展。“有人认为香港的人才可以吸纳到深圳,但就从创业的角度来说,香港虽然金融行业很发达,但是创业氛围和人才却远远不如深圳。如果是说到创新力的话,未来大湾区的优势还是在深圳。”王钧说。

毫无疑问,在王钧眼里,粤港澳大湾区内、尤其是深圳富含许多投资机会。他告诉记者,近两年,昆仲资本在华南地区投资企业数量达到十几家,其中以科创和消费类为主,覆盖了无人驾驶、新能源汽车、智能制造、人工智能等多个细分领域,而且从整体来看,华南地区的项目平均回报率表现非常好,这也跟当地的企业家精神和政策相关。“现在国家大趋势是往科技倾斜,对深圳这类城市来说,肯定是一个机会,我们投资机构也要牢牢把握住。”王钧说。

看好三大行业

在谈到自己具体看好的一些行业时,王钧提到了三个领域:无人驾驶、人工智能和智能制造。

“很多年前,我在硅谷看到谷歌一个无人驾驶的测试车经过我身旁,对我的震撼力很大。在我看来,如果无人驾驶真的能够做出来,真的是一件能够改变世界的事情。”王钧认为,无人驾驶事实上距离现实并不遥远。有数据显示,谷歌无人驾驶汽车一共记录的里程数据已经达到70万英里。

在这件事情之后,王钧开始关注国内的无人驾驶项目,并且发现了文远知行这个项目。围绕着无人驾驶的产业链,昆仲资本还投资了小鹏汽车、速腾聚创等多个项目。“像谷歌他们已经积累了很长时间,目前都还在特定的场景内做测试。国内目前也仍然处于早期阶段。”王钧表示,无人驾驶要完全实现,仍需要较长一段时间。

“短期内到L4/L5的完全无人驾驶,概率不大,但是我坚信未来是肯定可以实现的。”王钧说,从现阶段来看,无人驾驶可以有两种方式操作:第一种是控制场景,例如高尔夫球场、养老社区等;第二种是像特斯拉等厂商一样,直接做辅助驾驶,低层次一些的L2/L3级别的无人驾驶。“事实上,现在一些封闭场景、低维度、低层次的无人驾驶已经开始使用,这个行业未来的前景我非常看好。”

谈及人工智能,王钧认为,归根结底要找到技术的应用场景。从目前来看,他认为,安防场景是人工智能目前真正挣到钱的应用场景。“那个场景实际上特别适合人工智能,是个纯增量的应用场景。”但王钧也表示,安防最大的问题是其生意对象大多是政府机关,比较受到相关政策和回款速度的制约。

与此同时,一些新的人工智能技术比如多模态交互等技术的出现,也让其他应用场景开始尝试引入人工智能。比如教育,王钧说,现在很多教育创业公司对特定年龄(4-9岁)的儿童做“AI教育”的尝试,还有个性化成人教育、知识图库、语音理解等其他几个品类也在尝试向人工智能靠拢,但真正做得好的并不多。“说白了就是做一个虚拟老师,这其实也是一个出路,边际成本为零,但关键是要分辨哪些是真正的‘AI教育’项目。”

他还谈到零售的应用场景,认为这个领域也是一个特别好的应用场景。“过去线下零售输给线上零售,主要是输在数据上,线上零售可以记录你的每一次点击。现在人工智能技术出来后,一些大的零售商、运营商对这些数据获取的刚需很大,其实是一个很大的应用市场。”

而谈到智能制造,王钧表示,对于深圳来说,由于过去有制造能力的历史传承。加上人做事踏实,智能制造是一个很好的机会。但他也直言,资本市场对于智能制造类型的企业要求有时候比较苛刻。“不过,智能制造、高端制造是一个国家国力的标志,过去我们投资的这类项目最后都需要有产品出来,这个领域里面有很多细分的事情值得关注,也是我们未来重点关注的行业之一。”王钧说。

最后,在谈到自己如何选择项目时,王钧表示,从投资的大逻辑上来看,首先是赌赛道,其次则需要看对人。“如果你真的看好一个赛道,就应该在里面做一些系统性布局,未来任何一个单一项目的回报率不会很高。总的来说,大逻辑就是要投赛道、投好的创业者。但现在跟以前不一样的地方是可以使用的手段越来越多了,VC也需要多元化风险,大家可以拉帮结派砸赛道,也可以做整合,最后你好我好大家好,最怕就是那种想不开往死里打的。”王钧总结道。

(更多精彩内容,点击这里下载云掌财经App

“云掌财经”的新闻页面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自媒体人、第三方机构发布或转载。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

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客服邮箱kf@123.com.cn,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

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