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标题:贝贝网张良伦:大家谈论“消费升级”、“消费降级”、“消费分

2018-04-14 10:25 来源:创业邦

贝贝创始人兼CEO张良伦

4月13日,SOHO中国旗下的共享办公产品“SOHO 3Q”杭州首店开业。开业当晚,潘石屹带着他的“潘谈会”来到杭州,会议邀请了贝贝创始人兼CEO张良伦、外婆家创始人吴国平等企业家,畅谈 “消费升级,美好生活”。

在现场,贝贝创始人兼CEO张良伦畅谈了他所理解的消费升级。他指出,这个需要眼球和焦点的时代促使世界诞生了很多新名词:“消费升级”、“消费降级”、“消费分级”。

然而,在其看来,其实三者的本质是一样的,只是不同的消费群体里在不同的环境下完成了不同模式的“升级”:中产阶级开始追求更高的品质,低线城市人群开始追逐新的消费方式。

需要强调的是,在谈论消费升级之时,不能只关注所谓的 ”新中产阶级群体”,而要意识到每个群体提升的方向和进度是不一样的。

以下为演讲实录,创业邦整理如下:

2009年从阿里出来创业已经将近七年时间了,消费升级被我们反复提及,在我们从事的零售行业有三个词被不断的提及:一是消费升级,后来提消费降级。为什么这么提?因为很多五六线和乡镇级的企业做起来了,而且做得非常好;再然后出现了消费分级,我们为想买便宜货的人卖便宜货,为想更高端的客户卖更高端的货。

媒体总是希望创造一些新鲜的词出来,有更多的概念被创造出来。实际上我们认为这三个词是差不多,我更认同消费升级,原因只是大家看到不同的一面。因为不同的人群形成了不同特征的消费升级。比如说过去最早看到的是2014-2015年消费升级是大家开始买国外的东西,跨境(购物)非常火,我们刚做跨境的时候,想拿一个跨境的仓库非常难,在江浙只有宁波、杭州有保税区,但完全拿不到仓,还是市里的领导朋友特批给我们,支持年轻人创业,给了我们一个仓库。大家看到一二线城市很大的消费升级,希望不仅是买到好产品,还希望买到更好的性价比的跨境产品。

现在有几家做得非常棒的公司,他们卖的东西非常便宜,可能是9块9、19块9,甚至有的客单量很大了成本价就是二三十块钱,他们做的是把中国四五六线甚至是乡镇以前大叔、大妈以及现在很多年轻留在当地的人,卖了一些和以前差不多的东西,只是便宜得多了。所以他们的消费升级是完成了花以前的钱,买同样的东西,比如说以前上厕所只是拿家里的旧书、旧报纸擦一下就可以了,今天升级到拿卷纸。还有很多五六线城市不用卷纸了,开始用抽纸,但那个抽纸和我们用的抽纸尺寸、品质差不多,但对他们来讲已经升级了。只是从我们看会觉得他们出现了消费降级,我觉得这就是他们消费升级。

出现消费分级的时候,在我看来只是不同层次的人完成了不同的升级而已。看到这个空间觉得很有趣,2011年我开始出来创业,那时候只有二三十号人,也只能租半层楼的时候,天天想的是不是能在我们的楼下挂一个我们的logo,现在的情况很多人选择了SOHO 3Q这样可以直接入住,没有logo,甚至没有明确的工位。所以,现在回到了本源,创业不要想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要想装修、找工位,还要招行政,甚至连买饮水机都要老板亲自签字去市场买回来。实际上他是让大家回到事情的本源,只要创造价值就可以了,反而把事情简化了。

从我自己的创业经历,从阿里开始就是做电商,我们已经有三个业务,有一个业务已经停了,就是最早的米折网。三年之后2014年做了贝贝,贝贝花了三年时间成为了最大的母婴平台,后来我们推出了贝店,它成长很快,它的价值不会低于贝贝。现在看来它完全顺应了整个中国在过去这段时间消费经济和科技升级的过程。当初我们的创业是拿了20万人民币,三个小伙子出来创业。第一桶金是米折,您会发现那时候很多的消费者只是宁愿从平台再点到淘宝里,就只为了5毛钱,平均下来只有5毛钱的返利。就这么一点小事,当初就有几个亿的毛利润,公司自己四五十号人。

慢慢发现消费者不愿意再走一遍,有些就直接购买了。消费者开始出现了更专业、更确定性的需求出现,于是出现了很多细分的电商公司,贝贝就是这样出现了。还有以前大家用电脑上网,现在用手机等移动设备上网。这就导致我希望享受更专业、更品质的东西,就是我希望更专业,品质更好,而且价格更便宜。

我们做贝贝的时候事情又变了,他们不仅希望专业和便宜,还需要有趣,现在大家开始觉得购物要有趣了。什么叫有趣呢?比如我刚好和闺密逛街比较有趣,刚好发现了一个过去没有关注但特别好的东西觉得有趣,所以现在已经出现我们看接下来的零售,除了新零售之外社群电商会是非常重要的趋势。所以,今天我说“社群经济引领消费升级”。因为用户从物质需求,情感需求开始延伸出来。他们开始接受朋友推荐的好东西,同时享受一起买东西的感觉。

我家在四川乐山的县城里,我爸是农村出生,我发现特点有很多购物群,有很多的购物链接,在微信里直接买东西,七大姨八大姑一起买,买水果,买其他东西。这对我感触很深,因为过去我们都在买淘宝的东西,后来我们说买品质要买京东,所以要网易严选、网易考拉,他们根本不知道那些东西,他们觉得支付宝太复杂了。我爸到杭州第一件事让我给他买手机,我买什么,他自己装了微信,现在他买东西都在微信里买了。所以,有时候我会给他转钱,他觉得在里面买东西特别顺畅。

他们觉得从以前电话到傻瓜式手机,到现在的智能手机,我爸坚决抵制给他买老人手机,因为他觉得这是歧视。他经常要求视频通话,我经常拒绝,因为我经常在开会。他经常却问“这个东西怎么样,我想买”。其实他们很enjoy的状态,这个状态并不是真正要买东西产生的需求。因为我们亲戚朋友也有微信群,我也在里面,特别活跃,就是进来之后推荐东西,不买都不好意思的感觉。

贝贝和这个非常像,可能自己在里面开了店,分析都是社群。我们就是米店,自己在里面开店,就向身边的亲朋好友卖东西。结果有两个特征:实际上不是我们推给什么就买什么,其实是这些所谓的店主自己在基础设施里选了很多商品推荐给他们,然后勉强买了。

当你们发现一个商品特别好的时候,会瞬间被卖完了。因为我们现在的业务刚刚半年时间,我们觉得它的价值不会低于贝贝,贝贝花了三年时间,而这个花了一年就完成了。一个好的商品,真正好的品,15分钟就被抢光了,而我们在贝贝里拼的是一个月卖多少钱。我印象很深的有两个产品,一个是当初引爆这个产品,我们就是全国找货源,就是找农产品和水果的货源,因为这些是货源。第一个引爆的是新疆的哈密瓜。新疆一个特别大的产业基地,我们过去包了,说“我们帮你卖”,两个特别大的哈密瓜19块9,反正一上午,很难说多大,很快就卖完了。就是大家相互推荐、相互买。现在消费者边界已经特别模糊了,今天是聊天还是打游戏已经很模糊了,现在腾讯微信电商已经超过了1万亿的市场了。现在又衍生出很多企业,更可怕的是增速。以贝店来看至少是翻倍,上个月我们的规模是翻倍。现在的消费升级已经不仅是物质需求,还有很多场景的情感寄托,无缝衍生。似乎工业化会让大家感知上处于相对孤立和空虚的状态,所以他们开始追求enjoy一群购物的东西,这种现象已经从线下还原到线上。这就是《王者荣耀》能火的用户。

我是《王者荣耀》的重度用户,我是《王者荣耀》下了十几次又装了十几次,因为有时候要么是总赢,要么总输,但过几天别人说“来玩几把”,打得特别爽,又开始打了。现在online的消费还是在游戏里,而且完全关联起来。所以我认为接下来消费升级很大就是物质和精神的满足,在社群里找到共同存在感以及内心连接的需求。

本文来源:创业邦责任编辑:云掌数据

贝贝网消费消费升级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云掌财经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 声音提醒
  • 48秒后自动更新

云掌财经产品下载专区

免费开户

服务时间:8:30-18:00(工作日)